unplugged

一只皮皮

呜呜噫呜

ironspider:

荷兰在学校成绩一直不好,他父母一直鼓励他努力过就好,成绩不重要。他曾经在学校被同学欺负。有些单词他直到现在都不会念,比如croissant。他现在讲话的单词词汇量和语法都很简单,听上去总像是个单纯的孩子。
这一切都是因为失读症。

荷兰从小被确诊为失读症患者,表现为注意力失调和读写障碍。这种症状是毕生无法根治的。
他现在能够成为一个出色出名的演员,其中究竟付出了比常人多了多少倍的努力,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在数以千计的采访中,他也很少提及自己的症状。大家都拿croissant来取笑他的时候,他开玩笑说这个梗太老了,希望能换个新梗。这是个多么温柔甜蜜善解人意的年轻人啊。

他拍蜘蛛侠的时候学美语,拍朝圣的时候学盖尔语,在韩国宣传的时候学韩语(喂😂😂😂)看到这样的他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努力呢?

荷兰鸡汤,你喝不喝?😏

cherikpotter:

以上方法都是我之前在温哥华留学的时候常用的,虽然温哥华相对比较安全,但我还是觉得防人之心不可无,女孩子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

【德拉科×你】mystery of love(一)

#ooc R18情节 有私设 请注意避雷
#圈地自萌 谢绝撕逼
#新手上路真刺激


“圣诞节的舞会。”
在图书馆复习的时候你听见赫敏突然蹦出一句。
优秀的女巫趴在桌子上,露出迷茫的表情,“快到舞会的日子了,还是没人邀请我。”
你合上书“据说每晚飞进你宿舍的信都挡不住。”
赫敏红了脸。
你听见对方抱怨着“罗恩那个傻瓜。”
声音里极其小,却还是落进了你的耳朵里。
你不可避免地想到德拉科现在在干什么。

舞会的日期要临近了。学校里因为三个学院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。不幸的是罗恩还是没有开窍,赫敏一气之下接受了克鲁姆的邀请。德拉科也没有联系过你,据说他邀请了潘西。然而整个霍格沃茨都知道潘西喜欢着德拉科,现在到处都在议论德拉科是否同样对潘西有意思。
一听到这些你头都大了。

谣言似乎得到了证实。
你坐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,想着刚才下楼时看到潘西挽着德拉科手臂的样子。两个人笑的那样开心。
那个笑容你也曾经见过,在很多年以前。而自从来到霍格沃茨,被分到格兰芬多的那天,他就开始对你如同对待哈利他们一样。
或许德拉科真的只是把自己当作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而已呢?
于是在德拉科和你目光相遇的一瞬间,你狼狈地逃跑了。虽然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蠢。
所以你现在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哭了起来。
该死的德拉科。
门吱呀一声开了,你听见脚步声。于是你慌张的抹了抹眼泪。抬起头来看向进来的人。
是你的同桌史蒂夫,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的男生。
“漂亮的姑娘你为什么一个人待在这里?”

“所以你没有舞伴?”他看着你,“嗯……刚好我也没有舞伴”
你看着他站到你面前,彬彬有礼地弯下了腰。
“女士,你愿意和我一起参加今晚的舞会吗?”

当史蒂夫牵着你的手滑进舞池,开始跳今晚的第一支舞时,你看到了不远处德拉科面露愠色。
这个混蛋有什么资格生气?你扭过头不再看他,开始专心于舞步中。
史蒂夫牵着你走出舞池,停在了休息区。
他端来了果酒。神秘兮兮地看着你,你被他盯的发毛。
“你喜欢德拉科是不是?”
你一口酒喷了出来,“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”
“我们同桌那么多年了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把那些邀请信都烧了,半夜,在厕所。”
你恶狠狠地顶着史蒂夫,“你跟踪我!”
“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!”史蒂夫举起手,“你每次看德拉科的眼神。”
有这么明显吗?那个混蛋岂不是也知道了?
史蒂夫仿佛看透了你的心思,“可是小少爷可没有发觉到,他在感情上就是个麻瓜。”
你低下头,被戳穿后产生的羞愧让你无地自容。
“想不想玩点过的?”史蒂夫凑过来,看看不远处的德拉科又看看你。
事情就这样变的有趣起来。
第二支音乐响起,史蒂夫的手轻轻搭在你的腰上。你和他抵着头开始起舞。
史蒂夫告诉你不管说什么都要保持笑意。
“史蒂夫,你真的喜欢低你一届的巴恩斯吗”话音刚落,你就听到史蒂夫倒吸一口气。
“你从哪里听说的?”
“你看他的眼神。”
史蒂夫的表情变得温柔起来。
但是德拉科的视角里,史蒂夫和你在温柔的对视。
第二支舞结束后,你刚要和史蒂夫离开,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你就被人抓住了胳膊。果不其然,德拉科看起来像是完全被愤怒支配了的样子。
“跟我走。”

cry【丧尸向】

‘请勿上升真人’
 

  孟天感觉自己的肌肉骨骼要与皮囊分离了。
  身边是呼啸而过的丛林。自己被加拿大男人死死拽着,手腕传来的力道和痛感都在提醒着他这次是真的遇上大麻烦了。
  皮肤和空气摩擦着,热带雨林特有的植被时不时的划过他的手臂。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  詹姆斯还在疯狂的奔跑。只要感觉身后的人慢了下来就加快了步伐。
  老天,就不应该带他来这里找什么狗屁生物学研究室。

  孟天还没来得及感应加拿大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,几乎被巨大的惯性扔了出去。幸好加拿大男人及时抱住了他,才不至于掉到不远处的悬崖。可二人仍然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  孟天吃痛。以往被这个比自己高的健壮男人压在身下,他都会抱怨他的重量。
  除了此刻。
 
  詹姆斯望见了近在咫尺的悬崖。他瞬间停住,并且即使抱住了身后将要甩出去的男人。
  现在他在自己的身子下。
  他看到了美国人脸上因剧烈奔跑而产生的红晕。看到他拼命的喘气。看到他漂亮的蓝色眸子。
  如果是以前,他一定会产生非分之想。
  但是此刻,身后依稀传来的奇怪生物的吼叫,以及前不见后路后不见归途的情景,让他只有一个想法。
  活下去。
  他吻了吻蓝色眼睛。
 
  身后的伤口开始发热,传来剧烈疼痛。
  詹姆斯抿了抿嘴,他知道这意味这什么。
  向前望去,看到了悬崖之下不远处的石块。
  足以撑住一个人,也不至于摔死。
  响声近了。

  孟天感觉到加拿大男人突然站起。慌忙之中他抱住了他的脊背。
  孟天发抖的站立。不是因为奔跑太快。
  詹姆斯的背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。
  孟天收回手,看到了鲜红的血。
  他感觉到无止境的冷,想发出声音却只能干呕。
 
  没有关系。我吃了抗生素。他安慰着孟天。
  怒吼声越来越大。詹姆斯抬起头,看到了那些怪物。
  他抱紧了孟天。
  就是现在了。

  孟天感觉一阵晕眩。
  自己在坠落。
  詹姆斯望向他。露出了笑容。
  像他们第一次遇见时的笑容,明亮如春日。
  他看着自己越来越远的爱人。
  不!

  詹姆斯回过头。
  看着已经在眼前的丧尸。
 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。
  孟天,我要保你全身而退。
 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 孟天拖着身体,向丧尸走去。
  丧尸们闻到了活人的气味,疯狂而机械的向孟天奔去。
  丧尸不都是群居的吗。在他们到来前,孟天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 
   James,我来找你了。
 
  没有预想的撕咬,没有碰撞包围。相反,一股温暖的触感包围了他。
  他睁开眼睛。
  有些陌生的爱人抱住了他。
  hey,man,don't cry.
 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闭上双眼。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高大的丧尸看着肢体动作丰富的有别于他人的小丧尸,笑了一下。
   小丧尸手舞足蹈,口中呜呜呜的说着些什么。
   身边的丧尸队友安龙碰了碰高大丧尸,表示疑惑。于是他在地上留下一行小字,然后拽走小丧尸。
   安龙低下头看了看。
 
   把他异化时真不应该咬他的舌头。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